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倪大红:我喜欢从一张白纸开始丨人物

2023-06-23 14:09:11 118

摘要:由韩延执导的电影《我爱你!》6月21日在全国上映,片中倪大红饰演空巢独居老人常为戒,丧偶多年的他日复一日地过着枯燥的生活,意外结识了倔强要强的老太李慧如(惠英红饰)后,两个孤独的灵魂相遇,开始了一段黄昏恋。相较于作品中富有鲜明性格的角色,生...

由韩延执导的电影《我爱你!》6月21日在全国上映,片中倪大红饰演空巢独居老人常为戒,丧偶多年的他日复一日地过着枯燥的生活,意外结识了倔强要强的老太李慧如(惠英红饰)后,两个孤独的灵魂相遇,开始了一段黄昏恋。

相较于作品中富有鲜明性格的角色,生活中的倪大红喜欢安静。 受访者供图

片中,倪大红扮演的常叔,手执麒麟鞭,怒打不孝子,玩游戏、拿三杀(游戏术语),恋爱过程中还不时蹦出一些网络流行语,是个忠义、混不吝,又十分可爱的潮流老头。在他以往的影视作品中,以“苏大强”为代表的角色都有着强烈的性格魅力,被观众反复讨论。然而,现实生活中的倪大红却有些许“社恐”,喜欢安静。接受新京报记者的专访,他回答每个问题时,基本都会有5秒钟的思考时间,以至于在采访前,团队的工作人员特意和记者打了预防针,怕采访时冷场。

而对于所塑造的角色和生活中性格的反差,倪大红认为自己属于那种深水静流的人,所有内心的情绪、波澜都在银幕上得到了释放。就像他每演完一个角色,都要忘掉它,喜欢从一张白纸重新开始。所以,他演完电视剧《都挺好》后,消失了,回归到话剧舞台。而《我爱你!》上映后,他可能又会消失,回归舞台,去沉淀自己。

“就像大红老师这样的”

韩延导演在写完电影《我爱你!》剧本后,想过谁能演常为戒,当时他脑子里出现的全是倪大红。于是,导演找到了倪大红,两人聊完后,很快就把这事儿敲定了。在此之前,倪大红就看过韩延导演的电影《滚蛋吧!肿瘤君》《送你一朵小红花》,包括他监制的影片《人生大事》,非常喜欢,“确实是我诚心诚意想合作的导演”。倪大红说,“导演想要找的,不是那种利利索索的,可能觉得我展示出来的状态,和常为戒是吻合的。”

倪大红之前塑造过不少被观众认可的角色,但在电影《我爱你!》中,导演韩延不想要那样的表演,也没有告诉他哪种是准确的表演,只是要求他抛弃掉之前身上那些表演的东西,全部打碎了重来。

在《我爱你!》剧组工作人员眼中,片中的常为戒就是倪大红这个样子。 图片来自该片官微

剧组的执行导演、副导演,甚至灯光、道具,都看过剧本。倪大红就问他们,你们看完剧本后觉得常为戒是啥样的?80%的回答都很有意思,都说“就像大红老师这样的”。这话给了倪大红莫大的鼓励。他决定把自己变成一张白纸,不用过多地给这个角色加什么,因为什么都不用,只有满满的情感怎么去释放,该爱的时候怎么去爱,该恨的时候怎么去恨。“逐渐知道在这张白纸上应该怎么去画了,不一定百分之百的准确,但敢在这张白纸上画常为戒了”。倪大红对新京报记者说。

片中,惠英红饰演的孤寡老太李慧如与倪大红饰演的空巢老人有一段黄昏恋。当惠英红得知自己的对手演员是倪大红时,激动得差点跳起来。惠英红一直都很关注倪大红的表演,她觉得倪大红的表演很生动,是从内心里生发出来的,很接地气,能与这样的演员搭戏,很安心、很舒服。

不过,倪大红现实生活中有些“社恐”,见人会害羞。两人在剧组第一次见面时,惠英红也有点担心,觉得到了60岁了,难得拍一部爱情片,怎么就碰到一座“冰山”了呢。但慢慢相处下来,惠英红发现倪大红有很多细微的动作,就像小孩子,她就知道这个人是很容易相处的,会主动找一些话题,开工的时候煮一些东西给他吃,慢慢就“融化”了这座冰山。

“好几遍我好像都哭出声来了”

身为演员的习惯,倪大红在接到一个角色后,都会去观察生活。《我爱你!》开拍前,他开始去关注老年人的各种生活,搜集老人生活中发生的一些事情,“为什么有人会成为空巢老人,是孩子不孝吗?孩子说过年要回来,但三个春节也没回来……”倪大红积累了很多老人的故事。

片中,常为戒有一条随身携带的长鞭,这条长鞭在片中出现多次,每次出现都会推动故事情节。

“其实鞭子这个东西之前倒是玩儿过”,倪大红说,早年下乡插队时,曾赶过马车,甩过那种大鞭子。孩童时代,经常弄个破布,弄根棍子,当鞭子抽陀螺。但电影中的鞭子叫麒麟鞭,在全国各地的很多公园,有固定的一批老年人在玩这种麒麟鞭。

麒麟鞭很重,拍摄前倪大红提前学习,经常练到手抬不起来。 图片来自该片微博

为了能在片中挥洒自如地甩麒麟鞭,开机前倪大红就去公园找玩麒麟鞭的人。但因为当时正处于疫情期间,没怎么找到人,剧组就请了一个在广东专门做演出的20来岁的人,教倪大红一些基础的技巧和动作。

“首先这劲儿得使对,劲儿使不对的话,一是鞭子永远抽不响,二是经常会抽到自己”,倪大红说,要学会怎么摆臂,腰怎么带,学了这些基础的东西,剩下的就要靠自己去练了。麒麟鞭其实挺重,最开始倪大红练半个小时胳膊就开始肿胀,如果练一个小时,第二天基本连筷子都拿不住了。

倪大红印象特别深的是,常为戒手持麒麟鞭,大闹孝宴那场戏。这是全片的一个高潮段落,拍了三天多,拍到最后倪大红已经拿不住鞭子了,经常脱手飞出去。“这场戏确实刺痛人心,好几遍我好像都哭出声来了,觉得自己在呐喊”倪大红说。

孝宴那场戏,有很多小孩。常为戒在大厅里甩麒麟鞭的时候,声音特别响,鞭子一抽出去,碰到桌上的杯子,杯子又碰到其他杯子,玻璃碎片就开始乱崩,孩子都吓哭了。“最开始我还觉得自己演得真好,孩子都给吓哭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倪大红说。导演看到有孩子哭,马上将孩子移出了镜头,他不想看到有孩子哭,周围的食客可以木讷,可以害怕,但不能哭,那种有些偏假的表演,导演都没有保留。

“他永远让你捉摸不透”

《我爱你!》正式开机前,几位主演进行了半个月的排练,把整个剧本演了一遍。在倪大红看来,排练的过程非常棒。他和片中其他三位演员惠英红、梁家辉、叶童都是第一次合作,排练的过程让他们由生到熟,在表演上能够感受到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并且,导演也会从排练过程中发现,演员是不是有一些习惯性表演,哪些是可取的,哪些是需要丢掉的。

倪大红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舞台演员出身,排练本身对他来说就是非常自然的一个过程,如果没有这个过程,心里就不踏实。“有了这个过程,知道了你来我往的大概路数后,正式拍摄的时候,不光是演员之间熟了,角色跟角色之间也熟了,这时候可能就会出现一些排练过程中没有的表演”。倪大红说。

和倪大红合作过的导演和演员说,感觉永远赶不上他的节奏。 受访者供图

导演白皓天对倪大红在排练过程中的表演印象深刻。在排练戏剧电影《英雄时代》时,倪大红几乎每天都对自己的表演进行调整,今天排练的时候说的是东北话,明天就变成西北话了,对手演员李光洁为了跟倪大红同频,找到沟通点,也随着倪大红的节奏去说。结果过了几天倪大红在表演时又变成了结巴。“虽然大红老师永远让你捉摸不透,但他的表演又是那么准确,那么贴近角色,这是年轻的戏剧演员要向他学习的地方”。白皓天说。

《英雄时代》里,李光洁饰演一位文职警察,在面对犯罪分子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经验,他有一些“掉书袋”的台词设计。在那样紧张的环境下,有点语无伦次,有点前言不搭后语。倪大红说,这个想法特别好。结果,第二天排练的时候,他比李光洁还语无伦次。“就是你永远跟不上他的节奏”,李光洁说。

后来在反复的排练过程中,李光洁每次都提着心,不知道倪大红明天还会有什么变化。每次排练之前既盼着他来,又不想他来,每天特别紧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在李光洁看来,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表演,对年轻演员来说是非常好的学习机会。像倪大红这样的前辈,不是手把手教后辈演员如何创作一个人物,而是给你设置一个障碍,让你自己想办法去克服它,这是让年轻演员提高演技的好方式。

像《我爱你!》这样的剧组能单独拿出半个月时间来排练,在当下的市场环境是挺奢侈的。倪大红说,上大学的时候,老师教给他们的其中一条,就涵盖了体验生活,要学会观察生活。“姜文是我师哥,比我大一级,他们班就做过一批观察生活练习,非常棒,我们班就没做出来”。倪大红在读大一的时候,被谢晋导演发现,选进了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剧组,饰演一位军人。开拍前,他被扔进部队体验生活,这才有了影片中还算标准的敬礼、站姿、持枪、整理内务等动作。“可能有时候镜头不会拍到,但你得知道这些东西,你得有这种生活”。倪大红说。

出演谢晋导演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前,倪大红(左二)去部队体验了生活。

“《我爱你!》后我又要消失了”

出道40年,倪大红奉献了众多经典角色,电视剧《乔家大院》中的孙茂才、《大明王朝1566》中的严嵩、《北平无战事》中的谢培东等。但真正让倪大红“大红”的角色,还是2019年播出的电视剧《都挺好》中,他饰演的“作天作地”,喊着要喝手磨咖啡的苏大强,他凭借该角色在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上获得最佳男主角。

在获得巨大流量的同时,倪大红没有被流量裹挟,而是选择了回避,重新回到话剧舞台,演了《银锭桥》和《安魂曲》两部话剧。“《都挺好》到了那样的阶段后,我就消失了,去演话剧了。这回《我爱你!》要上映了,跟你聊完后,可能我又要消失了,回归到舞台,去沉淀自己,去想我该想的事情”。倪大红说。

在2019年播出的热播剧《都挺好》中,倪大红饰演的苏大强,凭借不爱洗澡,爱喝手磨咖啡成功出圈。

倪大红会时常反思自己演的角色,包括苏大强,其实他想忘掉苏大强,但观众朋友们忘不掉。“现在倒回来说,我也想将来忘掉常为戒这个角色,为什么要忘掉?因为我还是喜欢从一张白纸开始”。

倪大红喜欢静,流量带来的喧嚣和热闹他不适应。他喜欢的话剧舞台就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排练场也很安静。到了正式演出的时候,剧场内的观众也很安静,而且会对舞台上的表演给予直接的反馈,而拍影视作品就感受不到。影片上映后,跑到影院去看,可能觉得有些地方如果有另一种表演会更好,会有很多遗憾。但在舞台上不一样,想到了什么,第二天就可以重新调整。“舞台每次都在丰富我,重新给我加固地基,让我再回到影视作品拍摄的时候,比从前更加强大”。

【戏外】

梅西球迷、爱打王者、收集球鞋

6月15日晚,,世界杯冠军阿根廷队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同澳大利亚队进行了一场友谊赛,作为梅西球迷的倪大红当晚就在球场看台,见证了偶像在开场81秒破门的最快进球纪录。“现场的那种氛围,观众发自内心的那种释放,全部都是真挚的,我也一样跟着喊”。平时“社恐”的倪大红,在看台上彻底释放了自己。

倪大红算是老球迷了,但不怎么踢,只看。中戏上学时,他是学校篮球队的,打后卫,“我就是弹跳好,和我的个头不太匹配”。

生活中的倪大红,虽然喜欢静,但对潮流文化一点不排斥,还和年轻人一样喜欢打王者、收集球鞋。 受访者供图

倪大红和《我爱你!》中的老常有些许相似,对于新鲜事物、网络流行文化,都持一种拥抱开放的态度。他和年轻人一样,喜欢打王者、收集球鞋,和年轻人沟通起来基本没代沟。“基本上百分之七八十的网络流行语,我都知道什么意思,听别人聊天的时候,不懂的也会去问,比如‘直球’是什么意思”。倪大红说。

新京报记者 滕朝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刘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