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分析:朱一龙为何能在与吴京沈腾易烊千玺的竞争中擒获金鸡?

2023-05-12 22:14:00 668

摘要:张晓丽:而且这一次我觉得他在《人生大事》里头刘江江的导演能力其实特别有分寸,首先当时的小演员杨恩又才6岁,小朋友和动物其实最难导最难演了,所以他能很好的引导小朋友去饰演这个角色。但朱一龙又是一个比较成熟的青年演员,有过很多作品,所以他给朱一...

张晓丽:而且这一次我觉得他在《人生大事》里头刘江江的导演能力其实特别有分寸,首先当时的小演员杨恩又才6岁,小朋友和动物其实最难导最难演了,所以他能很好的引导小朋友去饰演这个角色。但朱一龙又是一个比较成熟的青年演员,有过很多作品,所以他给朱一龙的方式明显看得出来是给他很大的自我发挥的成长空间,所以我觉得他能够针对不同的演员,用不同的方法,这是他作为新人导演非常见功夫的。

谭飞:其实刘江江是我觉得又有情商又比较中二的一个人,其实就是他反映了他这个年龄段的人自己特别有意思的一面,我觉得这样的人大家喜欢跟他交往,他有意思,而且我还有一个记忆点,刚才我也说了,当朱一龙上去领奖的时候,有点相当于刘德华给了年轻的梁朝伟奖,好多人也同时一下涌现了那样的一种穿越感,这对电影行业来说也是挺美妙的。

张晓丽:因为谭飞老师跟我在颁奖前录过一期前瞻,四项中预测对了三项,命中率非常高,当时谭飞老师猜的最佳男主角就是朱一龙,当时录系列节目的时候我就私下都问了一波,其实都是专业专家老师,他们在最佳男主角这件事情上给我传递的信号都是说朱一龙,所以当时我虽然我内心里面因为我特别喜欢喜剧,也特别喜欢沈腾,所以我在心里面其实觉得沈腾也是一个非常棒的角逐奖项的竞争者,但我听到的很多的说法都是说朱一龙,我就觉得那既然是个专家奖,我身边的这些专家学者都投给了朱一龙,那应该不会出错了。

谭飞:那倪老师怎么看呢?有没有觉得一些花絮想说说或者吐槽的,第二个你对这个最佳男主角自己的看法是什么?当然还有大家记得朱一龙在领奖词里说,我的妈妈我要感谢,是因为她要求我感谢她,就特别有个性哈,好像一看就是80后的人讲了出来了,也给金鸡奖增添了一些年轻、有个性的色彩。倪老师你对朱一龙拿奖是怎么看的呢?刚才晓丽也讲了,沈腾也不错、吴京也不错,易烊千玺也是可圈可点。

倪骏:其实沈腾在《独行月球》里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的,但我觉得喜剧要在专家奖的认同度里拿最佳男主确实是有一点难,可能观众会觉得演得很热闹,很有意思。但我觉得在专家奖里,其实我们对于演员对人物的塑造,如果来自一种现实主义的创作、更生活地呈现人物的状态,另外又是一个颠覆性的演出,可能朱一龙就占了一个先,因为其实沈腾演的角色跟以前还是一样的风格。

谭飞:我昨天跟赵宁宇正好坐在一起,赵宁宇说这个奖项是一般比较歧视喜剧演员和动作演员的,他这话讲得还是蛮有道理的,因为好像强调艺术性和专业性的奖项,真的是对喜剧演员和动作演员不是特别友好,我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倪骏:因为那两个是类型片,类型片在人物上也比较类型化,这种类型化就会在看的时候觉得比较定型了,因为这种人物相对来说跟他们之前的演出差别都不是太大,吴京还是吴京,沈腾还是沈腾,但是朱一龙绝对不是那个朱一龙,他变成莫三妹了。易烊千玺呢还年轻,我觉得虽然他在《奇迹·笨小孩》里也完成得很好,但是我觉得他作为年轻的演员还需要再历练。

谭飞:晓丽你同不同意倪老师讲的,因为朱一龙在《人生大事》里最大的优势就是颠覆性更强,包括空间、反差和不一样的感觉更强,是不是他获奖的关键?

张晓丽:同意,他的颠覆性太大了,因为有的时候我们说一个人成不成长,进不进步,表现好不好,我们判断的标准是基于他原来是什么样子,就是基于人的预设,那我们对朱一龙有什么样的预设呢,首先我觉得他之前可能更多的是一个青年偶像,他是一个翩翩公子这样的感觉。但他这一次的莫三妹就是一个痞里痞气的形象,开着面包车,把双脚翘在那个方向盘上,理了个寸头。在看《人生大事》之前,我有看过朱一龙的寸头造型,我当时就在想,这个偶像怎么走寸头风了,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很颠覆,愿意为了这个角色去做变化。

谭飞:其实我也见过朱一龙原来顶着寸头参加过几个公开活动,当然他也没透露他会拍什么戏,但是大家觉得朱一龙这造型好奇特,而且还有一点的络腮胡,他自己留的自然的胡子,没有贴假胡子。

张晓丽:所以说看到他完全从一个翩翩公子到一个特别有生活气息的想象,跟原来那个偶像完全不沾边的时候,他的这个人物变化的幅度特别大,因为我们现在很难区别开角色和演员,这是强绑定的,包括平常看到沈腾的时候,可能觉得他就是独孤月,他的演员属性就是这么明显,他做台前、镜头前的工作。所以朱一龙挑选这样一个变化幅度特别大的角色,我觉得真的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地方,也是跟其他的四位不同的。因为比如说像沈腾,我觉得这一次沈腾的亮点啊,我自己也特别欣赏的是他在《独行月球》里就是绝对的大男主,含腾量100%,其实很不容易,但是这份难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又觉得好像很天然,觉得沈腾做到这样都猜到了,他就是这样子,水平就是这么好。所以我觉得这个突破确实是朱一龙身上,这一次跟其他演员相比来说,特别亮眼的地方。

谭飞:是不是可以这么说,沈腾的天花板大家能猜到、能看到,但是朱一龙的天花板大家发现,居然上面还有是吧?

张晓丽:我觉得应该这么说,腾哥的天花板就是他一直专注在这个区域的天花板,但是他的高度一直在突破,但朱一龙的天空,他的区域可以不一样,就像咱们这个时区一样,他在不同的时区里头,但谁高这件事情很难说。

倪骏:我觉得因为之前我们可能看到的朱一龙,还是很多电视剧里的翩翩公子形象,当然还有像《叛逆者》里头的那个角色其实塑造得非常好,你看到的可能更多的其实之前都是因为他是一个偶像,在电视剧里头的这样的一个表现,当然《知否知否应是红肥绿瘦》里头的那个小公爷可能是一个代表性的表达。但其实我觉得朱一龙能够看到他一步一步突破自己,先从古装片一步一步地进阶到《叛逆者》这种重大主题的谍战剧的片子,当然他还是有一些偶像身份的表达啊,这次这部电影是一个完全颠覆性角色的呈现,跟偶像不沾边了,完全就是一个混得很不好的、武汉路边的小痞子的形象,他又把这种成长演得非常有说服力,还让观众很动容,一开始六亲不认,到最后很温柔、很温暖。

谭飞:从细节分析,朱一龙这次确实做到了一个很个性化又系统化的表达和表演。第一个比如说他的眼神的变化,他从一个玩世不恭的、有点地痞、混子的那种眼神,到了后面温暖感,对这个小孩的那种父亲般的爱啊,他的人生完成一次在银幕上的人性的再活一遍的升华,挺难的,就这么120分钟左右。第二个,你看他在所有细节上,刚才讲的寸头,讲了武汉话,还有一个就是他抽烟,我见过很多演员演抽烟都特别假,烟放嘴里马上吐出来,一看就是导演或者编剧说你要抽烟,然后就现学了一下,根本就没抽,但朱一龙在里面抽烟是有很多种表达的,烟怎么放嘴里、怎么吐的、怎么扔的,这就把他的这种市井感、小混混感表现得很充分,因为小混混只有通过细节塑造,内心世界让人知道你是个小混混,观众是get不到的。所以他这次的这种颠覆确实是做到了,他自己后来也说,一定要体验生活,一定要去沉下去,先准备个几个月,或者说跟团队一起磨合,要每天研究这个事儿,才能真正收获这样的结果。可能从这一点上我们看到了这几个演员,在这方面上,至少在这个戏上跟他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倪骏:我觉得这个题材和这部戏本身可能也确实比较能够成就演员,其实我觉得这种生死题材,临终题材,其实对演员来说空间很大,而且特别容易出好作品,这种题材真的很容易出好作品。我们看到刘江江虽然是处女作的导演,第一次拍电影,但是确实也不错,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它后面是监制韩延,韩延是我们学生,但是你能够感到他现在在电影行业感觉已经成了前辈了,刘江江上去都感谢我们的监制韩延,但是韩延确实在这个题材上生根,从《滚蛋吧!肿瘤君》,然后到《送你一朵小红花》,再到《人生大事》的监制,你都可以看到他在这种临终题材上,我觉得他可能就是当下中国掌握得最好的一个导演。

谭飞:晓丽你怎么看朱一龙下一步的发展呢?因为我在厦门也跟朱一龙下一部戏《消失的她》导演崔睿有一些交流,他也觉得谭老师一定要看看,挺好的电影,而且觉得可能又是朱一龙的另一面。你们觉得朱一龙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走向?说实话作为一个影帝,他的年龄真是有点年轻,我们原来看也至少都是40多岁、50多岁的,在世界范围内看都比较年轻。

倪骏:夏雨那么年轻就得了威尼斯影帝,还没上中戏呢。

谭飞:但是咱们从另一个侧面看,过早的拿奖对夏雨也不一定是有一个好处的事。包括我们这次说杨恩又,如果杨恩又在9岁就拿了影后,其实对她不一定有帮助,因为她需要很多积累,需要一种心态的平静和平衡,没有什么浮躁感其实是挺难的,那你们觉得朱一龙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呢?

张晓丽:我觉得他下一步可能会跟徐克导演合作。

谭飞:反正我听到他是跟陈凯歌要合作,也是抗美援朝一个题材,《伟大的战争》。

张晓丽:对,因为《长津湖》的因缘,所以他延续陈凯歌导演的下一部作品。当时刚好我们那个频道拿完奖之后有一个采访,就问朱一龙抽签选一个问题,他抽到了必须选一个要合作的导演,他打量了一圈,就问了徐克导演。我觉得他非常客气,而且有的时候还有点小社恐,但在做演员或者有舞台演出任务的时候,他是非常自信的、有张力的。但是他私下其实有点懵懵的、呆呆的、挺可爱的,他当时就很社恐的,有点不好意思问,徐克导演就说可以的,所以我还蛮期待的。

谭飞:徐克说我也愿意跟一些优秀的演员合作,徐克讲的也是非常official。

张晓丽:所以其实倒推回来,我觉得朱一龙的下一步其实我并不是很担心,或者说也不愿意去给他设限,因为我觉得他一定有光明的未来,已经获得了专家的肯定,这部电影的票房口碑又这么好,本身即便他不做演员,作为一个今年的偶像的话也已经是非常好的,那担心什么呢,就是做他自己想做、愿意做的尝试。

谭飞:你的建议就是让他放松一点,不要觉得自己背着很重的包袱,好像下一步非得怎么样,各种尝试都来。

张晓丽:对,但我觉得他一直也很放松,虽然他很开心很激动,但我觉得他是清醒的。

谭飞:他又社恐又放松,其实这就是有一些演员的特性。

倪骏:其实刚才在评论里我看到有好多观众说朱一龙其实已经勤勤恳恳演了14年的戏了,而且他是科班出身,北京电影学院的,好好地学了4年,演了14年的电视剧,走上了大银幕绽放光彩,其实也是能够想象得到的,我觉得也是实至名归的。又遇到了这样一个很好的、很适合他的角色。而且我觉得他的观众缘真的很好啊,我觉得从10岁到60岁的观众都会喜欢他,我侄子才二年级,看到朱一龙的广告牌都很喜欢他,我觉得这确实很难得,有观众缘,又有科班背景,又兢兢业业演了十几年的戏,性格也很沉静,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就是该得这样的荣誉,我觉得就会在演戏这件事情上继续生根,走得更稳妥。梁朝伟也是这样的,而且我们看到梁朝伟也是慢慢地往上走,从香港和内地,从整个中国走到亚洲,走向世界,然后成为戛纳影帝。这些我觉得都是可以想象的,我觉得只要好好地拍戏,我们说清清白白做人,勤勤恳恳演戏,终有一天我觉得他肯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就,可能奖项会越拿越多,越来越大。

谭飞:其实还有两个奖大家很关注,一个是最佳导演奖,还有一个就是最佳处女作导演奖。其实我这次发现特别奇怪,一个最佳处女作导演奖居然竞争那么激烈。《这个杀手不太冷静》《扬名立万》还有《人生大事》,就这三部,甚至别放在处女作奖上,放在成熟导演中也没问题,这么激烈的竞争你们想到过没有?

倪骏:我觉得是个特别好的事情,就说明后继有人嘛,当然老导演也可以开新花,这个没有问题,但我觉得年轻导演一定要跟上。而且《人生大事》这种有烟火气的、现实主义的,包括我说在题材上的优势,都让刘江江导演可能更有胜算。

张晓丽:我觉得《人生大事》其实赢在什么地方呢,它实现了一个破圈,刚才大家提到的《扬名立万》和《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它们都是本身那个题材和类型就是市场上很喜欢的,比如说像《扬名立万》是剧本游戏,虽然导演刘循子墨说不一定是剧本游戏啦,它其实就是自己在平常工作的一种剧本状态,但实际上对于受众来说,大家很熟悉的就是说,这是一部剧本杀电影,这是一部剧本游戏电影,它的受众是很大众的。《这个杀手不太冷静》本身吃的是开心麻花的红利,演员是马丽和魏翔,自然它就是一个很大众的、市场本身就很好的作品,所以他们获得票房的肯定,我觉得是挺自然的一个过程。李亘导演的《如果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拍得很小众啊,它的票房也很小众,所以他们都在自己的那个维度当中。但你看刘江江导演的《人生大事》,拍的是殡葬题材,殡葬题材其实之前在大银幕上不多见,但是在艺术电影的垂类当中挺多见的,它把这样一个大银幕少见的题材推向了大银幕,获得了那么高的票房,所以它的推力特别强,我觉得这个破圈就是赢了其他导演的非常关键的地方。

谭飞:而且我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我觉得刘江江的这种跳跃程度更大,因为原来你们两位也听到过他的背景,他原来就是一个电视台的栏目剧编导,所以这次你看他上台还感谢了河北电视台,我第一次听到一个导演感谢河北电视台,感觉好像是在金鹰的颁奖现场。但他说的也是真话,电视台的领导至少给了他机会,让他每天沉浸在这种普通老百姓的烟火气中、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方式中,所以你看他所有的东西,包括殡葬业的体现,你都觉得特别真实。就是那么回事儿,包括所有人的状态,所以一切都不是白来的,而且他这种跳跃很大,甚至他原来可能他自己也一再说,我觉得拿奖相当于我喝醉了酒才敢想的一个梦,确实是这样。今天就聊到这里,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