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索马里大营救——真实的《战狼》故事

2023-01-17 22:05:39 1051

摘要:前言一名中国特种兵孤狼,赤手空拳,单挑欧洲雇佣兵坦克大军;一个中国人,为拯救同胞重回战乱瘟疫区,只身犯险。近期上映的动作电影《战狼2》,以极其火爆的战争打斗场面,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再次刷新了中国电影票房的纪录。但很少有人知道,“战狼”是...

前言

一名中国特种兵孤狼,赤手空拳,单挑欧洲雇佣兵坦克大军;一个中国人,为拯救同胞重回战乱瘟疫区,只身犯险。近期上映的动作电影《战狼2》,以极其火爆的战争打斗场面,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再次刷新了中国电影票房的纪录。

但很少有人知道,“战狼”是一个真实的中国军人,《战狼2》的故事,也曾真正上演。王粤就是真实生活中的“冷锋”,他的经历远比电影中更为精彩。

王粤,今年63岁,退休前曾在商务部工作,他出生在部队大院,父亲是一名军人。王粤15岁参军入伍,15年军旅生涯的磨练,练就了他英勇果敢的军人气质,1988年,王粤被经贸部派往驻索马里大使馆经参处,担任二等秘书,从事援外和双边经济合作工作。

《战狼2》的故事与1990年真实的往事相差无二。索马里位于非洲大陆最东部的索马里半岛,称为非洲之角,1960年索马里作为第一个东非国家与中国建交,自1963年起,中国向索马里提供各项援助,内战爆发前曾有600多名中国人员驻索马里,由于局势恶化,1990年末,分批撤退了三四百人最终留下了包括使馆外交官,和援外项目专家组的工程技术人员等在内的244名中国人。

一冲险境:营救医疗队和商务处

1990年下半年以来,索马里政局日益动荡,社会秩序混乱,偷盗抢劫成风,政局进一步恶化,1990年12月30日下午三点,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一阵阵密集的枪炮声震醒了正在午睡的人们,反政府游击队与政府军争夺政权的战斗开始了。

整个首都发生暴乱,治安急剧恶化,中国驻索机构旅遭流弹袭击和匪徒抢劫,情况十分危急。

1月2日,商务处和医疗队遭到匪徒三番五次的抢劫,所有的汽车、发电机和粮食都被抢走,全体人员处于断水断电断粮的危险之中。

时任中国驻索马里使馆经济参赞的傅光庭,是与王粤共同作战患难与共的战友,也是王粤的领导,傅光庭在索马里内战期间担任决策者和指挥者。他与王粤一起为我们回忆了这段往事……

王粤:坦克、装甲车,大炮,火箭筒,天上的飞机,那真是大规模的战斗,而且是枪炮声响成一片,战火纷飞。炮弹是随处爆炸,整个首都,一片混乱,就完全进入巷战。

我们的这个宿舍楼,被高射机枪打中过无数次,那墙上打成都跟筛筛子眼似的。有一次最近的一个炮弹,落在我们只有二十米,我们正在食堂吃中午饭,一颗炮弹,在你身边爆炸,大家全都就地卧倒。

傅光庭:一发炮弹落到我们食堂旁边的仓库,当时就着了火了,因为天气很干燥,落到里头当时火起的特别快,大家就赶快去救火。

你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不知道是政府军的,还是游击队,还是暴民,趁火打劫的。到最后已经抢到了什么程度了,就是什么都不剩下了。所有的汽车开车了,粮食一粒米都没剩下,矿泉水,发电机,电器,空调,电视,什么都抢光了。

商务处和医疗队,不断的告急,不断的告急,最后医疗队被抢到已经什么都不剩的情况下,他们联系都中断了,由于没有充电器,他那个对讲机都没电了。

首都摩加迪沙机场关闭,所有国际航班停飞,一时间,交战双方刀光剑影,杀得不可开交。各处盗匪趁火打劫,一封封告急电报传到国内,国务院经贸部和外交部的领导紧急开会,研究布置营救工作。由于机场关闭,派专机营救中国人的计划已不可能实现。国务院立即下命令位于亚丁湾的天津远洋公司的“永门号”和鞍山号,改变航线,火速前往营救全体驻索人员。

1月4日,医疗队的情况更加恶化,匪徒的抢劫更加愈演愈烈,已经危及中方人员的生命安全,中国大使馆迅速决定,尽快将商务处的5名外交人员和19名医生转移到经参大院,这也是为下一步登船做好准备。

但谁去完成这个艰难的任务?

王粤当时33岁,年轻力壮,会开车,外语好,办事能力强,是去营救医疗队的最合适人选。但是外面战火纷飞,出去就有生命危险,在生死考验面前,他毅然决然地选择挺身而出,此时一位名叫周建军的同事也跳上了汽车,要跟王粤一同前往医疗队和商务处。

王粤和当地人

但王粤驾车刚到民兵司令部大院,战斗就在门外打响了。索马里士兵担心反政府力量的攻击,想劝退王粤,但王粤毅然决然,说:“我原来也是当兵的,在这个关头作为一名军人怎么做,我们心里都应该清楚,你们怕死,我不怕死。你今天你要是不去,我自己去,没你们保护我自己去。”

接着王粤领着一行人,穿过弹痕累累的市区,把五名商务处外交官接上之后,火速赶到医疗队,营救身陷困境中的中国医生们。

由于有政府军护送,沿途万幸,没有遇到任何危险,王粤成功地把商务处的5名外交人员,和医疗队的19名医疗人员,平安地接到了经参处大院。顺利完成了撤离计划的第一步。

再次自荐,心系援外专家

1991年元月,根据国务院指示,天津远洋公司的两艘万吨游轮分两路直奔战火纷飞的索马里。永门号预计元月6日赶到首都摩加迪沙,鞍山号预计10日到达索马里南部港口城市基斯马尤,营救在那里执行任务的130名中国专家,当时索马里政府已经处于半瘫痪状态,外交特权和豁免权只是一纸苍白无力的条文,不少前来营救本国的外国轮船都停在公海,不能进港,能否迅速办好进港手续,将直接关系到撤退工作的成功与否。此时王粤接到了徐英杰大使的指示,立即前往国防部和港务局,交涉办理中方轮船进港事宜。

索马里战乱

与此同时,永门轮上的37名成员紧急制定接应方案,准备改变航线,向索马里战区驶进。1月6日永门轮比预定的时间行驶进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海员们已经能清楚地听到了传来的枪炮声,形式紧迫,必须马上进入港区接人上船。

王粤在索马里朋友阿里先生的帮助下,索港务局同意中国轮船进港,又即使过了外交部长问话这一关,终于于午夜一点钟拿到了索外交部副部长和国民军总司令联合签署的准许中国轮船靠港的手令。这一份手令是独一的一份,由此中国的船被允许进港,营救中国人。

这次交涉的成功,为中国驻索马里首都人员的撤离扫清了障碍,次日凌晨,驻扎在经参大院的100多名中国人员分乘17辆大小汽车驶向港口,王粤不顾连日奔波的疲劳,带着武装警卫驱车走在最前面,为车队开道。

看过《战狼2》的观众一定对吴京在手臂上挂起中国国旗成功带领人们进入安全期这一幕有深深的印象。当时,这个情况也真实的发生着。

撤侨车队在车头挂了中国国旗,还挂了国际通用的红十字旗,象征自豪的底气和和平的宣告。浩浩荡荡的车队在护兵的引导下,驶向码头。

至此,中国驻索人员已经在战火中度过了整整七天七夜,大家在码头会师,都非常激动,面对这种危险的局势,中国驻索使馆,又面临着一个新的抉择——需不需要有人留守索马里,需要多少人?

中国大使馆最终决定七人留守,王粤原本可以和大家一起登船,尽早脱离险境回国,与亲人团聚。但是王粤没有走,他心里惦记的是在索马里南方农场援外的130名专家,为了保护专家们的安全,王粤又一次主动要求留下。

王粤:南方还有130个援外专家,同样这是我负责的工作,这是我分管的项目。个人安危,当时来不及想那么多了,这就是责任感和一种使命感,第二个原因,他们一百多个人的护照,全在我手里,他们没护照他们哪也去不了。第三,最最要紧的致命的是什么,咱们的轮船,进击基斯马尤港的手令在我手里,我不把这个手令送到那样去,咱们的船进不了港。他们照样撤不了。

经过七个小时的颠簸,王粤和一起留下的翻译范玉刚,赶到了费诺力农场,见到了在农场工作的中国专家。次日,王粤又赶到一百公里外的基斯马尤港办妥了进港手续。经过几个昼夜枪林弹雨中的奔波,王粤的体重下降了十几斤。他准备好好休息两天,然后再与大家一同撤离。

而此时的永门轮已经平安抵达肯尼亚的蒙巴萨港,105名成员安全送到岸上,正当船员们准备休整一下启程回国的时候,永门轮又接到了命令 返回索马里 到基斯马尤港接应第二批撤离人员。

三进战地,解救留守七人

就在王粤准备撤离南方农场的同时,他收到了首都留守组传来的紧急呼叫。 一天之内,有8批匪徒冲进使馆抢劫,留守组的七名人员生命危在旦夕。

此时的王粤心里十分清楚,随着冲突的升级,危险性也越来越大,但他还是再一次义无反顾地做出了返回首都营救同胞的决定。

王粤:他们没有吃,没有喝,没有车,没有通讯手段。但是他们唯一还有跟我们对讲的这个手机的这个电台。我收到他这些情况之后,万分着急,当时我在这个电台上说,我说你们放心,我说请你们一定坚持一个晚上,因为我开回去,又要七八个小时。当时他们那边听了之后,也是很感动的,说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你一定不能自己来,你一定要有部队保护,我说这个你放心,你就不用管了。你们坚持好一夜,我立刻就出发。

战乱的索马里

王粤带领翻译范玉刚和专职司机张建疆,开着一辆救护车,带领十名负责保护的当地武装士兵连夜向四百公里外的首都摩加迪沙赶去。此时首都的战况越来越激烈,反政府武装越来越得势。

躲过片片弹坑,星夜兼程 在漫长的七个小时的颠簸里,王粤和范玉刚还互相交代了后事。

王粤: 如果我死了,你活着,你一定首先完成任务,把这些同志救出去。再一个给我带什么什么话。如果你挂了,我活着,怎么怎么样。从今天开始,咱们俩就是过命的患难兄弟,是一生一世的患难兄弟。如果咱们俩都挂了,那就是咱们俩命不好。所以当时这个脑海里浮现出很多东西,人在走向死亡的时候,明明知道前面可能是死亡,而且还让你有足够时间思考,这实际上是一个挺痛苦的事,挺纠结的事。说心里话,是真的是不想死。生活多美好,我们还有这么多工作没做完,还有这么多美景没去逛过,这么多美食没有尝过,生活这么美好……

六个小时后,王粤一行人到达离首都三十公里的一个郊区小镇。不料护送他们的警察知道市区很危险拒绝进城,是进还是退,容不得更多时间思考,王粤决定让司机张建疆留下看好这些士兵、车辆和汽油,做好接应,他自己则带着范玉刚开着救护车冒险进城。为了摸清首都当时的局势,也为了更安全地接出中方人员,王粤决定先去国防部争取请到护兵。

想到天亮后双方又要开战,王粤必须赶在七点钟前把人救出来。于是他们又开车到 民兵司令部,恰好在这遇到了那位曾护送过他的少校。少校很痛快地给王粤派了五名士兵。在士兵们的引导下,王粤开着救护车,穿大街,走小巷,躲过游击队占领 区,终于在早晨六点半赶到了使馆。

王粤日夜兼程驱车往返八百公里,最终将七名使馆同志暂时撤到了农场。这次撤退行动,前后历经了十一天。王粤是最后一个离开索马里的国土登船的中国人。1991年1月10日,最后一批驻索、援索人员登上了前去接应的中国轮船。

从索马里回来后,王粤受到表彰,获得了诸多荣誉,晋升两级,并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各个部委也都纷纷邀请他做报告,2008年王粤到联合国项目事务署任亚太地区局长,直到退休。

经过血雨腥风的洗礼,面对生与死的考验,现在的王粤更加的平和淡然,虽然这场战乱已经过去了26年,但从索马里回来的同志们却从未忘记这个真正的“战狼”。徐英杰大使深情地说:没有王粤同志,244个中国人很难说能一个不落地活者回来。

正像网友们所说,真正让我们感到自豪的,不是你能去几个国家旅游,而是当那里发生动乱或灾难时,你可以第一时间回家。

本期编导 | 景秀丽

辑:梅苑、蒙小度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